虽然快要傍晚了,但太阳的热情并末减退,依旧向大地投放着光和热。

汉恩站在车外,不时用手抹了下脸,高达6级的职级,让他不至于被高温烤晕过去,但迎面吹来的风里,总会带来一粒粒黄沙。

哪怕战神堡在附近的区域都种上了固沙植物,但还无法完全改造沙漠,依旧会形成风沙,偶尔还会出现沙尘暴。

“我们真应该离开这个鬼地方。”这已经不是汉恩第一次这样感叹了。

他戴着能够遮挡烈日的黑色眼镜,这时,他那漆黑的镜片里映照出了远处的公路,以及一辆辆车子的画面。

汉恩立刻转过身,朝车中的老琼思说:“父亲,他们来了。”

老琼思点了点头,他穿得非常老派,戴着现在已经基本不会有人戴的圆边帽子,一种中间凹陷的帽子。

穿衣风格也非常保守,让人有种时光在他身上凝停的错觉。

听到汉恩的话,老琼思推开了车门,走了出来。他的手上戴着一枚十分硕大的黄金戒指,这枚戒指上有艾尔霍因家族的徽章,有时候会充当印鉴使用。

老琼恩拄着一根漆黑的拐杖,他本人还不需要使用这种工具辅助,这根拐杖更多是象征他的身份。

他微微笑着,拄着拐杖,在他后面三个儿子一字排开,静候着远处的车队接近,最终停在了城门前的空地上。

老琼思看到那边的车队,车门一一打开,有人影从其中下来。

在人群里,老琼思第一眼就看到了雷霆议会那个年轻的议员,他那头银色的短发,在阳光下如同要燃烧起来,十分显眼。

“终于见到了啊。”老琼思轻轻感叹,接着露出笑容,拾步上前。

议会车队处,天阳看向车内,对千虹和爱丽丝道:“你们不要出来,别让艾尔霍因看到你们。”

两个女孩点点头,顺从地呆在了车厢里,天阳这才看向远处走来的老人,以及他后面的几个儿子。

天阳微微扬起,从容上前。他在车上已经换上议会为他订制的服装,一套接近军装的衣裤,高高立起的衣领,金色的滚边,深邃尊贵的漆黑主色,勾勒出他的干练和强硬。

在他身边,还有另外两位议员,分别是阿道夫和龚智宾。

没有让侍卫跟在旁边,天阳三人迎向了艾尔霍因,迎向了老琼思四人。

“欢迎光临!”老琼思张开双手,仿佛要拥抱夕阳般说道,“欢迎光临战神堡,天阳议员,还有另外两位先生。”

天阳微微一笑,从旁边龚智宾处接过一瓶月上楼出品的美酒,递给老琼思淡淡道:“下午好,琼思先生,小小礼物,不成敬意。”

老琼思十分有风度地接过并道:“太感谢了,天阳议员赠送的礼物,可不是谁都能够拥有。”

接着他望向自己的大儿子:“这是汉恩,我的大儿子。”

他陆续为天阳介绍三个儿子,包括维克多。

天阳目光依次在老琼思三个儿子上扫过,汉恩给他的感觉像一座随时会爆发的火山,盖尔像一面平静的湖泊,维克多他早就见过,当时这人给天阳的感觉就是一座幽深的山谷。

总的来说,老琼思三个儿子各具气质,不愧是这个家族第二代的人物,哪怕是普通人的盖尔,在见到天阳时也不畏惧,脸上仍然能够保持微笑。

打过招呼后,老琼思亲密地拉着天阳的胳膊说:“今晚我在庄园里设下宴席,请天阳议员务必赏脸,这样好了,咱们一块乘车入城,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呢。”

天阳态度谦虚地说:“一切听从琼思先生的吩咐。”

老琼思哈哈大笑,看上去心情大好,可心中却暗自戒备。从他所听闻的事情来看,这位年轻议员可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人,现在见到本人,却见其谦逊低调。

越是这样,老琼思越是不敢大意。

于是天阳等三名议员坐到了老琼思的车子里头,随后车队陆续进入战神堡,经过门后有三尊圣者雕像的大广场,再前往艾尔霍因家族庄园。

车上。

“天阳议员,今晚便在我们庄园住下吧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老琼思笑眯眯地说:“如此一来,明天的谈判,各位也不用特意跑一趟。”

天阳嘴角微微扬起,轻轻颌首:“那就打扰琼思先生了。”

老琼思仿佛每次皱纹都会发光般笑道:“这是哪里话,几位议员光临我们庄园,那是我们的荣幸才对。”

“至于其它人员,你们可以放心,我已经包下了城中几间旅馆,让他们把房间都腾出来,给各位的人员入住。”

龚智宾笑嘻嘻地说:“琼思先生想得太周到了。”

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说话间,车子停了下来,天阳下车一看,已经来到主楼大门前。

大门前站着一道道优雅的身影,皆是盛装的女士和小姐,老琼思招来一位风韵迷人,三十出头,四十不到的女人,对众人道:“这是我的夫人,尤丽娅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